史隆談人事決策_彼得杜拉克

「要是我們不花四個小時思考人事安排,讓人適得其所,以後可能得花四百個小時清理善後。」

我在參與通用汽車高層委員會會議得那幾年,通用曾就戰後政策擬定許多基本決策,譬如資本投資、海外擴張、以及汽車、配件與非汽車事業間的平衡,還有勞資關係、財務結構⋅⋅⋅⋅⋅⋅。我很快就發現,公司花在人事決策的時間,遠遠超過政策決定。

有一次,這個委員會甚至花了好幾個鐘頭討論某個基層職位的人事安排⋅⋅⋅⋅⋅⋅。會議結束後,我轉過身問道 : 「史隆先生,你怎麼能花四個小時討論這麼基層得職務安排? 」他回答說 : 「公司付給我很高的薪水,我的責任就是要做出重要決策,而且務必力求正確⋅⋅⋅⋅⋅⋅如果戴頓廠(Dayton) 技術主管選錯人,我們的決策便會泡湯。這個人選必須實行我們的決策,展現成效。

至於說什麼花很多時間討論人事,這句話根本是狗屎 (這是他最強烈、也是最喜歡的比喻)」⋅⋅⋅⋅⋅⋅「要是我們不花四個小時思考人事安排,讓人適得其所,以後可能得花四百個小時清理善後,我可沒有那種時間。」他最後說 : 「人事決策是公司唯一真正重要的決策。大家都以為,公司要找的是『更好的人』。其實,公司能做得不過是讓人適得其所。人放對了位置,績效自然會來。

思考與實踐:把遴選、任用及評估等人事決策視為首要工作。

〔Adventures of a Bystander ,Peter F. Drucker, 1979〕

發表迴響

回到頂端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